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41节礼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541节礼物

    顾瑾之和彤彤、彦绍在寿城住下,燕山和彦颖也陪着住了两天,兄弟俩起身回了庐州。

    三月底,天气逐渐暖和。

    春已深,青如剪,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南昌王的三个儿子,并不和顾瑾之住在一起。

    顾瑾之只带着彤彤和彦绍住。

    她监督孩子们念书。

    彦绍还好,彤彤是坐不住的。

    顾瑾之强迫她描红。彤彤长这么大,尚未正式启蒙读书。在庐州的时候,她性子野,又知道父兄会护着她,每每让她念书她就哭闹。那时候她年纪也小,顾瑾之想孩子应该有个愉快的童年,倒也没有逼得狠。

    直到现在,她已经没什么事。闲下来一算,彤彤快七岁了,也该读书识字了,朱仲钧和燕山兄弟又不在,没人成为顾瑾之的掣肘,顾瑾之这才恒心要教好彤彤。

    彤彤又撒娇又哭闹,满腹委屈。她既哭诉,又撒娇,百般伎俩都使出来。最后,她着实挨不过了,一边掉金豆子一边描红,嘴里哭着爹爹。

    在一旁看书的彦绍看得心酸,偷偷和顾瑾之说:“娘,我帮彤彤写......”

    顾瑾之摇摇头,道:“娘自有道理。你背你的书。下午我要检查的。”

    彦绍没有两个哥哥那么好的记性。他是个普通的男孩子,像他这个年纪,背这种佶屈聱牙的书,是很吃力的,彦绍缩了缩脖子。他不再和母亲讨价还价,而是认真去默背书了。

    彤彤还在哭,眼睛都肿了。

    “上午写字,下午做针黹,一个也跑不了。”顾瑾之在一旁说。

    彤彤哭得更大声了。她故意把墨弄得到处都是。

    她那件桃红色的褙子,也弄得墨痕累累。

    彦绍心疼妹妹,几乎劝说,又害怕母亲。反而自己背书没什么效率。

    而顾瑾之无动于衷。

    闹了四五天,彤彤终于认命了,知道逃不过,需得认真写字、拿针线。早点做完,就可以早点休息。所以,她写字、绣花只求速度,不求质量。

    顾瑾之少不得也要讲她。

    彤彤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大哭着说:“我不要和你住,我要去找我爹爹!你坏,你不喜欢彤彤!”

    那哭诉凄惨无比。顾瑾之简直是那恶毒的晚娘。

    顾瑾之不理会,把她拉回来,亲自替她磨墨:“你若是乖乖听话,娘岂会不喜欢你?你是跑不了的......”

    这话似乎激怒了彤彤,她趁着顾瑾之不备。哭着跑了出去。

    顾瑾之倒真没防备她。

    看到彤彤跑了出去,丫鬟婆子们都去追,顾瑾之也连忙去追她。

    追上了,顾瑾之就要把彤彤抱回来。

    彤彤挣扎,用手去挠顾瑾之的脸。顾瑾之原本就瘦弱,最近又不太舒服,力气不足。被彤彤挣脱开了。

    她自己,脸被彤彤挠了几处,有点血痕,头发也散了,狼狈至极。

    最后,还是两个粗使的婆子。把彤彤给抓了回来。

    彤彤气鼓鼓的回房了。

    她哭了一场,觉得母亲不疼她的。她哭着,就想:这个世上,果然还是父亲最疼她的,从小娘就严格。不似父亲那么爱她。

    还不如回去跟父亲住呢。

    彤彤此刻心里是真的恨母亲。

    她哭着哭着,就累得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彤彤感觉有人轻轻拂过她的脸。那手掌,温暖又柔和,似柔风般。她在梦里,心里放佛松了口气,压在胸口的淤积,随着这抚摸,缓缓散去,彤彤低低呢喃:“娘......”

    只有母亲才有这样抚摸她。

    母亲不生气了。

    彤彤想,真好。她在最心底,也知道自己闹得过分,也怕母亲生气。只是清醒的时候,倔强占了上风,不想承认罢了。

    这情景,顾瑾之都看在眼里。她鼻子一酸,泪意就涌了上来。

    彤彤哭,顾瑾之比谁都难过。但是这孩子,不能不管。每个人都是璞玉,作为父母,就有义务把这块璞玉雕琢好,让她有自己健康的世界观和特长,甚至还需要乐观和宽容。

    任性,不管在哪里都不讨喜。

    在雕琢的过程中,有的人顺从,像彦绍;有的人反抗比较激烈,像彤彤。

    可并不能因此而丢了手。

    彤彤哭闹成那样,顾瑾之想,彤彤在心里定然是记恨她的。

    哪里知道,孩子睡梦中呢喃着叫娘,她的心顿时软成了一团。

    顾瑾之也不是那能狠下心教育孩子的。

    她胡思乱想着,彤彤已经醒了。

    彤彤睁开眼,看到母亲怔怔坐在那里。屋子里有点暗,彤彤仍是能看到母亲面颊上那两道明显的红痕,甚至破了皮,她心里内疚不已。

    她想到自己的鲁莽,生气时又踢又打,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