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节楔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001节楔子

    暖春三月,桃蕊初绽,坤宁宫的庭院深深,一片旖旎粉色;彩蝶翅膀犹带着寒意,鹅黄嫩柳丝绦随风缱绻。

    风,仍是寒的。

    骄阳透过稀疏树梢,在屋檐底投下了斑驳疏影,似一场华丽的雕琢布景。一只雀儿惊掠而过,似在阳光波面滑过,掀起了阵阵金色涟漪。

    除了鸟雀扑棱着翅膀,再无声息。

    几个小宫女站在屋檐之下,敛声屏气。

    透过雕花窗棂,隐隐听到里面有碎瓷,定是太后娘娘又摔了药碗。

    接着,便是太后娘娘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太医跪地的噗通声。

    小宫女们更是害怕,她们是今日新来的。

    片刻,银红色毡帘撩起,出来一个年纪稍大的宫女,吩咐小宫女:“去跟成姑姑说一声,再替太后娘娘煎一剂药来……”

    一个圆脸的小宫女机灵些,应声道是,立马去了。

    太后娘娘已经病了七八个月,咳嗽不止,请遍了天下名医皆是无效。她心情极差。宫女们行差踏错,立马就要受到惩罚。这大半年,坤宁宫的宫女换了一批又一批。

    从前来坤宁宫做事是美差,如今人人谈之色变,生怕自己被选中。

    这几个小宫女自认倒霉。

    坤宁宫内,红木嵌螺钿花鸟罗汉床上,和衣躺着的妇人形容憔悴,因剧烈咳嗽而面皮紫涨。

    她紧紧攥住了坐在自己床边身着龙袍的儿子的手:“……把……把这些个庸医都拖出去问罪!哀家……哀家不要他们治……”

    话未说完,又咳嗽起来。

    她很痛苦,任何人都能感受到。

    皇帝脸上露出深深地哀痛。

    底下跪着三名太医,头贴在地上,冷汗从额头沁出。

    “母后,再吃一剂药试试?”皇帝哀求着,“若是……”

    “不吃……不吃!”太后咆哮起来,紧接着又是咳嗽。

    皇帝不敢多言,轻轻替母亲拍着后背。

    “吃了大半个月,今日好,明日又发,哀家都被这群庸医治坏了!让他们治牲口去,让他们都滚!”咳嗽稍微停歇,太后娘娘就骂起人来。

    不管从前多么工于心计、喜怒不形于色的女人,咳嗽了整整八个月,都把太后娘娘的耐性磨得一干二净。

    咳嗽是件痛苦的事,饮食不安、夜不能寐。

    太后娘娘被折磨的形同枯槁,颧骨高高突了出来,再也不见往日的丰盈雍容。

    皇帝感同身受,浓眉紧锁。

    为了太后的病,换了多少大夫啊?

    可惜,一直不见效。

    两个月前被治好了一次,太后高兴极了,让皇帝给那位太医封爵。

    只是没过半个月,太后娘娘又复发,咳嗽比以前更加强烈,她整整两日两夜不眠不休,滴水未进。

    那位新封的伯爷被削去了爵位,赶出京城。

    于是,原本跃跃欲试的太医们,个个推辞学艺不精,不肯医治太后娘娘。

    皇帝也派人从民间寻了好几位声名显赫的神医,照样无效。

    咳嗽八月啊……

    哪怕是个身强体壮的男人都受不了,何况是原本娇弱的太后?

    可是惩罚太医有什么用?他们也是尽了全力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