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 残酷献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祸明神说起来和林封谨还颇有渊源,他虽然与林封谨素未谋面,但实际上仇恨早就在双方之间萌生了。

    因为死在了林封谨手下的窝津神,实际上就是和祸明神同出一源,双方就仿佛是孪生兄弟一样,具有十分微妙的关系,窝津神一陨落之后,祸明神都仿佛像是失去了自己的手臂一样,痛苦了好几个月才算是缓过了劲来。

    奈非天此时对准了他直冲而来,祸明神也是感应到了上面传来的强大无比的压迫力,顿时发出了一声怪叫,双手平推而出,手背上面剩余下来的诡异邪眼同时激射出来了十来道交错的血红色光芒,直刺向了前方。

    同时,祸明神身上披着的黑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在瞬间爆炸了开来,露出了它的真身,可以见到这家伙完全都不似人类了,浑身上下覆盖着若甲虫一般的光亮黑色外壳,外壳上还有深深的纹理,而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螳螂那样,脖子奇长,头部也是呈现出扁圆的形状,双手双脚都是诡异的细长,同时,从其背后伸出来了七八根若触手若血管一样的怪异东西,若扇状的排列着,不停的在身后扭曲蠕动。

    东海诸邪神虽然行事诡异,手段凶残,但毕竟严格算起来源出上古魔族,也是有着真材实料的强横实力的,往往会在某个领域方面有着相当强力的表现,比如邪弥呼的领域就是死亡之力,用简单的一点话来说,他精通死亡类的邪术,在神官的口中甚至被称为死之神灵。

    因为每个人都必须要面对死亡,对死亡的未知和恐惧使得信徒众多,臣服于邪弥呼的膝下,

    加上杀戮追求的最终结果就是死亡,所以邪弥呼身为东海邪神之首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此时这祸明神则同样是拥有自身的领域,它自称为灾祸之神,其神术的本质其实就是在短时间内削弱对方的运势,这样的能力在战斗当中貌似只是辅助,并不能直接决定胜负,然而在战斗的双方实力均衡,或者说是两军对垒的情况下,就十分明显了,因此信徒也是十分广泛,乃是邪弥呼的心腹。

    祸明神手背上的邪眼射出的红光落在了奈非天的表面上,吱吱作响,那声音竟仿佛像是在电焊一般,非但如此,那红光竟然仿佛若有实质,源源不断的射出了以后,居然是在这外壳的表面生出来了“堆积”的感觉,迅速的氤氲出来了一大团,粘附在了上面灼烧着。

    非但如此,祸明神更是怪叫了一声,身边出现了好几个邪恶无比的巨型咒文,它的身体猛然都在瞬间缩小了一圈儿似的,然后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徐徐旋转的污黑色光球,看起来凝聚这个光球甚至都令它元气大伤。

    紧接着祸明神一脚就踹在了这光球上面,看得出来这一脚上附带了极大的力量,这光球被踹成了扁圆形,然后以惊人的高速激射了出去,轰的一声就击中了奈非天,顿时就令奈非天的表面出现了一条一条的诡异灰色纹理,仿佛是被涂花了似的,根本也是抹之不脱,除之不掉。

    这就是祸明神的神术:宿命疾走,能令目标的运势在瞬间跌落到了最低谷!除非是杀死了施术者才能解除。

    当然,祸明神连续发起了进攻,林封谨也绝对不是什么奉行只挨打不还手原则的,之前林封谨烙印在了祸明神身上的金莲种子顿时就开始生根发芽,吸收的正是它身上的血肉精元气息!

    祸明神立即就痛得大叫狂呼了起来,转身就想要逃走,可是那金莲种子一旦生根发芽,根系乃是深深的探入了他的肉体,同样也是十分恶毒,盘根错节入了五脏六腑,无时不刻都会贪婪的吮吸其身上的精血,更是为奈非天提供位置。

    与此同时,奈非天上更是有一点光芒照耀了过来,凝视在了它的身上,瞬间就幻化出了一名手持三钴叉,面容威严无比的持金刚神,生有三眼,被它眉心当中的那只眼睛凝视住以后,祸明神甚至有一种被狠狠束缚的感觉,旋即便狠狠一叉刺了过来。

    尽管祸明神行动十分敏捷,及时作出了闪避,也是被这一叉刺中了上肢,顿时被刺中的地方甲壳破碎,就冒出来了大量白色的泡沫,吱吱作响,看起来就仿佛是被灌入了大量硫酸一般!!甚至黑色的甲壳表面都出现了大量的碎裂纹理!

    连续遭受重创,祸明神痛得浑身上下都在抽搐,却也已经认识到了自己面前的乃是何等强大的存在,难怪得连邪弥呼这样自负的变态也要对其退避三舍,因此绝望的号叫了一声,猛然张开了自己带着大量利齿的口器,在喉咙当中发出来了一系列的呜咽摩擦声,然后狠狠的一口就对准了自己的上肢咬了下去。

    只听得“咔嚓”的一声脆响,祸明神就将自己被叉中的上肢咬掉,甚至被咬掉的伤口处都冒出来了一股白气,看起来格外诡异,不过这一口咬下去,也使它摆脱了持金刚神的追杀。

    紧接着祸明神一发力,居然又用另外一根仅存的上肢将自己覆盖了厚实甲壳的胸腹处剖开,里面花花绿绿的肚肠可以说是哗啦哗啦的滚落了出来,这些滚落的内脏在瞬间就被祸明神三下五除二的撕扯掉,看得人鸡皮疙瘩都直冒,祸明神那冷酷的态度,撕扯的完全就不像是自己的内脏,而是一大堆垃圾一般。

    祸明神看似是在自残,其实却是治本的办法,因为被他这样一搞的话,金莲种子的根系本来是生长在其内脏当中源源不断吸收养分,此时根本就是吸无可吸,在瞬间就要枯死,因此祸明神这样的行为也可以称得上是釜底抽薪了。

    当然,这样用来对付林封谨的金莲种子的方法,一般人也是不可能用得出来的,也亏得祸明神在形成本源的时候,居然会有一头海参的血肉精华被吸收了进去。

    而海参这种生物在遇到敌人的时候,有非常经典的一招,就是呕吐出自己的大部分内脏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接下来本体就乘机逃走,被呕吐出去的内脏等它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就会自行生长出来。

    海参的这一招和壁虎断尾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祸明神则是拥有了这样强横的再生能力,所以说抛弃掉内脏这样在旁人看来根本就是无法接受的惨烈方式,他却是信手拈来,随意施展。

    林封谨显然也没料到祸明神居然如此的干净利落,斩掉自己的左前肢,自行切腹掏出内脏,这一系列的行为真的端的是一气呵成,接下来更是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逃!因此想要阻拦也是措手不及,被他占据了一个先机。

    “你逃得了?”林封谨眼中露出了一抹冷意,立即就驱使着持金刚神追击了过去,只是这时候,祸明神的邪术也是产生了效果,奈非天表面的黑色诡异纹理徐徐转动,将奈非天甚至连同内部所有人的运气降低到了最低点。

    顿时,林封谨就觉得胸口剧痛,立即内视之后便发现自己体内的元气运行居然出了岔子,逆了经脉,虽然没有大碍,只需要将元气重新导入到经脉当中就可以了,但是这么一耽搁顿时就出现了一个空当,持金刚神的动作也是愣了一愣,导致被祸明神又多逃出了一段距离。

    对于林封谨来说,哪怕是此时中了三千烦恼丝这样恶毒的法术,可是他毕竟乃是地藏转世,从黑暗污秽当中来普度众生,所以岔气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十分小概率事件,没想到却恰好在这时候发生了。

    不过,奈非天此时固然乃是防御形态,却绝对不是没有攻击力的,虽然祸明神抛弃掉了自己大部分的内脏,金莲种子得不到了足够的养分持续枯萎当中,但是,在金莲种子彻底枯萎之前,林封谨依然能感应到祸明神的位置。

    所以,从奈非天旁边的一个孔洞当中,寒光又是一闪,飞出来了一道细长锋锐的月牙轮,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梵文,充满了一股古朴洪荒的味道,在空中化成了一抹流光对准了祸明神高速飞射了过去,空中更是有着一种虔诚无比嗡嗡嗡的声音,这一道月牙轮的名字又叫做忏轮,意思就是你中了这一下的话,那么无论愿不愿意,都得好好的忏悔你的罪恶了。

    依照此时祸明神的实力,中了这一击的话,就算不死,也是要脱一层皮!

    只是就在忏轮飞射出去的同时,大概受到刚才奈非天破壁而出的影响,旁边的岩壁忽然摇晃了一下,然后就哗啦的一声出现了许多条裂纹,破裂出来了一个大洞,连带就发生了剧烈的塌陷,伴随着大量喷射出来的海水的,还有数量惊人的岩石,稀里哗啦的滚落而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忏轮虽然已经捕捉到了祸明神的行踪,不停的在空中左右摇摆回旋,依然逃脱不了被岩石砸到的命运,发出来了“当”的一声脆响,然后歪歪斜斜的飞射了开去,顿时就射了个空。

    这同样是小概率事件,奈何祸明神自身的神力领域便是专门针对了人的运气运势而来,林封谨此时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冷哼一声,催动奈非天便是直追了上去,此时周围的恶劣环境对于奈非天来说,则是完全都不值一提的,什么挡在了前面,直接撞过去便是了,遇水过水,遇山透山!!

    ***

    祸明神也是对周围的环境感知十分敏锐,并且他能够被派遣出来,那么必然是在各种遁术,潜藏,身法方面有所建树,因此借着之前耽搁的那一瞬间,也是施展出来了全身上下的解数,可以说几晃几闪就甩开了与奈非天之间的距离,短时间内是被追不上来的了,发觉了这一点之后,祸明神也终于吐了一口长气出来。

    外界的压力一松,祸明神立即就有一种快要虚脱的感觉,此时他身上的伤势不可谓不重,半条前肢被斩断,更是惨遭开膛破肚,心肝脾肺肾这样的器官估计就只落下来了个零头,最诡异的是,这样的伤势还是他自己造成的,这满嘴的苦水要往什么地方倒去?

    而就在祸明神这样想着的时候,前方的空间忽的一阵波动,紧接着就徐徐走出来了一道身影,这身影高大魁梧,全部都沐浴在了黑暗之中,甚至给人以一种奇特的力量感,那就是哪怕遇到了天地崩塌一样的大劫难,这身影依然可以在这样的劫难当中傲然挺立,矗立若柱!

    祸明神一看到了这个黑影,立即就振奋的道:

    “邪弥呼大人,你怎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猛然见到了这庞大魁梧的身影骤的欺近,然后狠狠一把就掐住了他的咽喉将祸明神单手高举了起来,祸明神的双眼瞳孔陡然紧缩,双脚疯狂乱蹬,但是,那庞大身影掐住了他脖子的手指表面,已经呈现出来了一种诡异无比的灰蓝色,二者皮肤接触的地方冒出来了“滋滋”的青烟,甚至可以隐隐见到,双方接触的皮肤下方,大量的毛细血管仿佛无数小蛇那样,在拼命的蜿蜒游动扭曲着,互相进行着吞噬!

    “你.....你!!!”祸明神已经是目眦欲裂,他万万没想到这时候邪弥呼居然会对自己下手!!他虽然已经发不出来任何声音,可是心中依然是在狂叫:“为什么,我为你出生入死,我为你不惜做马前卒,为什么,为什么!!?

    然而他心中的疑问终究没有得到解释,就被邪弥呼狠狠捏断了脖子,然后邪弥呼的左手覆盖在了祸明神鲜血淋漓的扭曲头颅上,紧接着就是一阵黑雾氤氲,将之彻底的吸收了进去,紧接着,一个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的神域......我早就期望得到了,而现在的你已经被重创,至少要十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即战力,我当然不可能再等你十年,已经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还不如成为我的养分吧。”

    这时候,邪弥呼忽然眉头一皱,顿时就见到了他的掌心当中升起来了一点金色的光芒,并且还在不停的燃烧着,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林封谨反击以后遗留在祸明神的金莲种子,邪弥呼伸出了两根手指狠狠一夹,这才将金莲种子彻底的夹得湮灭在了空中。

    邪弥呼的双眉一皱,他抬起手来仔细看了看,这时候才发现,他的双手赫然是由浓密的黑色烟雾构成的,密度极高,若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在他的手指上面夹住了金莲种子的地方,赫然有着一点焦痕,痕迹当中隐约有着闪耀的金光,显然已经受伤。

    对付一颗已经失去养分,在自燃枯萎的金莲种子,邪弥呼都要付出自身受创的代价,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是相当明显了。

    面对这样的悬殊局面,邪弥呼冷哼了一声,然后将手一指,周围的山壁轰隆隆的崩塌,立即就见到了地下徐徐升起来了一座看起来就十分蛮荒原始的大型祭坛,这祭坛上仿佛生长出来了七八颗凶恶无比的獠牙,一根根的扭曲旋转,杀气冲天,将祸明神瞬间就吞入了进去,连洒落的血液之类的东西都是一点儿不剩。

    紧接着就见到了这祭坛之上出现了一团紫黑色的光芒,这光芒最初都只有鸡蛋大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光芒可以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膨胀,最后形成了一个卵圆形的东西,在一跳一跳的收缩着,然后化成了至少百余点紫黑色的闪闪晶芒,被包裹在了一团黑气当中,约莫足球大小。

    邪弥呼长笑了一声:

    “这一次的献祭召唤居然如此顺利!我本来以为还有三成失败可能的,但现在看起来连老天也是在帮我!哈哈哈!”

    接下来他转身看了一眼旁边的石壁,冷冷的道:

    “好好的享受一下我招待你的这一份大礼吧!”

    说完了以后,他的身形便是直接若水波一样的荡漾,消失在了半空当中,这里毕竟乃是邪弥呼的老巢,他在这里可以说是如鱼得水,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加成,也才能这样游刃有余的与林封谨玩时间差,若是换成在外面,那么早就被林封谨抓住了蛛丝马迹撵了上来。

    约莫十来个呼吸之后,之前邪弥呼所凝视的那一处岩壁便是轰然爆炸,奈非天已经是再次出现,这地底世界的坚硬岩石在奈非天的面前,简直就被视若无物一般。

    林封谨此时也是正有些纳闷:

    “奇怪,怎么会这样,我种在祸明神体内的金莲种子,怎么一下子就与我断开了联系?祸明神有这个能力中和掉我的金莲种子?对了,祸明神的气息也是在这里突然就消失了,这玩意儿是......祭坛?莫非祸明神刚刚在献祭?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林封谨这样想着的时候,便是猛然见到了那一团紫黑色的闪闪晶芒对准了奈非天激射了过来,此时奈非天乃是在防御状态下,也根本就没有想要闪避的心思,很干脆的就停在了这里让其撞了上来。

    哪里知道这一撞之下,可以说立即就在奈非天的表面激射出来了万千点光芒,甚至林封谨都觉得心神震荡,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感觉,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奈非天居然在刚才的冲撞当中,都受到了伤害!

    此时地藏忽然现身,对准了林封谨徐徐的道:

    “此物乃是天地混沌大劫的时候遗留下来的劫灰,又叫做劫晶,整个宇宙世界被毁灭以后,也就只留下来了这么一些东西,可见其坚硬程度了,可以说乃是世上最难以毁掉的东西,因此奈非天虽然是圣器,也在这样的碰撞当中讨不了好!最好的办法就是走,利用速度甩开这些玩意儿。”

    听到了这样的说话,林封谨忍不住皱起来了眉头:

    “我们已经来到了这里,虽然要走便可以马上走,但这样半途而废我总是有些不甘心啊。”

    地藏平静的道:

    “劫晶严格的说起来,乃是上一个纪元的产物,所以无论是炼器还是说修炼神通,都完全与之扯不上任何关系,任何的炼制可以说都是白费功夫,而劫晶本身则是根本没有神识的,早就湮灭在了上个纪元当中,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和你对抗呢?”

    “原因很简单,便是在地狱界的深处,有一种奇特的生物,叫做返魂海星魔,这样的魔怪相当罕见,实力也是异常强大,更是能将自己的身躯隐藏在了虚界当中,使其并不会被暴露出来,却是可以利用世上独一无二的异能,来操控劫晶体来进攻--------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其实这家伙就类似于海底的寄居蟹一样,在旁人看来根本就没有办法利用的小贝壳,却是它们籍以遮风挡雨的家园。”

    林封谨听了地藏的话以后,顿时就有些无言了,天底下还有这样变态的怪物?本体隐藏在了虚界当中,用上一纪元大劫遗留下来的劫晶进行攻击?这完全就是耍无赖了。

    因为虚界就类似于中阴界之类的地方,不过里面据说是虚无一片,进入之后就根本找不到回来,佛门当中又有一种说法,将虚界称为“苦海”,又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说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