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三章 半壁崖(十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看《越战的血》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越军高射机枪手正“哗哗哗”的朝直升机的方向一阵扫射。当然,他们想要在这黑暗中击中躲藏在山脊后且时不时的机动一下的我军直升机是很困难的。反而是其高射机枪的声音却使越军射手完全感觉不到我们在靠近,于是我军很顺利的就占领了越军其中一个高机阵地……过程只不过就是两名战士上前把越军射手割了脖子,另外几名战士再一梭子弹把周围正运送弹药的越军给解决了。

    我们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越军的高机阵地,对付高机最好的方法就是用高机,所以我们当然不会让这个威胁存在。

    解决的方法也简单,粱连兵把高机一架,照着越军附近一个越军的高机阵地就是一阵乱打,很快就解决掉了一个。

    至于另外一个越军高机阵地嘛,还不得粱连兵转向,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就被刀疤手里的防空导弹给炸了个底朝天……那是从越军手里缴来的,不用白不用。

    接着就是粱连兵的天下了,反正我们自己人都聚在高射机枪旁,附近只要看到人影或是枪火那肯定就是敌人,于是粱连兵二话不说就扣动扳机照着夜幕一阵狂扫,再加上战士们手里的自动步枪和手榴弹,那就像在黑夜里刮起了一阵风似的只打得越军阵地一片混乱。

    当然。在这黑夜里我们很难看清有多少越军倒在我们枪下。同时也因为高机的枪声听不见越军的惨叫。我们能看到的,就是子弹就像一把镰刀似的将周围的树木、草丛等打得成片片的倒下……其实这情景还更容易接受,今天我们已经经历太多的血腥,现在只看到树木和草丛被打烂反而是种安慰。

    终于……几分钟后阵地里的子弹全部被打完,高机的响声才停了下来,而我们的耳中还是一阵“嗡嗡嗡”的直叫唤。

    “营长!”这时就听刀疤朝我大声叫道:“越鬼子从半壁崖过来了!”

    闻言我不由心下一寒,知道这是越军特工感到形势不对所以加快速度追上来了……他们追了过来,也就意味着我军留在半壁崖的伤员已经全部牺牲。

    我所不知道的是。这其中越军还发生过一次误伤,也就是越军特工打得太狠了,一个进攻就突破了我军防线,接着就跟从另一面的越军民兵对上了火。

    其实这也不能说是误伤,而是我军伤员有意这么做的……首先是他们已经没有适合炸坦克的装备,我们已经把仅存的几个炸药包和两个火箭筒留给他们了,但是这些显然很难在黑暗和烟雾中对付有夜视能力的t62。

    王昌永等人一合计,觉得打t62不是好办法,干脆集中火力打t62身后的越军步兵。于是等t62上来后他们就在稍高的部位用手榴弹一个劲的往坦克后招呼,炸得坦克和步兵首尾不能顾。

    而越军坦克手在坦克里还不自觉。只知道一个劲的朝夜视仪中的目标开枪开炮……其实这些目标大部份都是从另一面上来的越军民兵,越军民兵还在纳闷呢。不是说中国人的弹药都快耗尽了吗?怎么火力还这么猛!

    在两头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最后还是越军特工沿着峭壁摸了上来才彻底的占领了我伤员防守的半壁崖。

    “撤!”我只说了一个字。

    我有想过在这里组织火力阻击越军特工,毕竟半壁崖出口只有几米宽,只要在这里架起一挺机枪就能将越军特工拦在那一头。但问题是……越军民兵有两、三百人,刚才那一阵乱打不可能将他们全歼,一旦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咱们再想抽身就难了。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正当我带着战士们才刚撤下高地,就听到身后枪声大起,而且这些枪声还不是打向我们的。

    下一秒我很快就明白了,这是越军民兵又跟刚从半壁崖出来的越军特工干上了……越军特工也许知道在这黑夜中不能乱打,否则很有可能会出现友好伤亡,但越军民兵却不知道这些,何况他们刚才早就被我们给吓破胆了,以为阵地里混进了中国人,再一看半壁崖那还真有人不断的往他们阵地“冲锋”,那哪里还会客气,举起枪来就打。越军特工初时也搞不清状况,他们无法确定这些朝他们开枪的人到底是敌是友。

    这一打就打足足打了十几分钟,最后还是越军特工发觉不对劲先一步停火喊话这才化解了这段“误会”,打着了手电筒后一看打的都是自己人,只气得越军直骂娘。

    也正是这十几分钟的耽搁,给了我们与越军追兵拉开距离的机会。

    这时的我们是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