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六章 争锋相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佟玲背对双手,用那桀骜不驯的眼神再次打量着姜海湳。双眼闪亮,新月双眉一身蓝色布衣,简单的花式让人一种很清新的感觉。

    姜海湳面无表情,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陌生人。“你到底想要干嘛?”

    “呵呵,小姑娘那你们又在这干嘛?”佟玲不答反问

    “我们在这里没有惹你,你为何如此呢?”姜海湳语气中已经带有气愤的语气。可自己心里知道自己什么都不会。只是对书本上的知识略懂而已,从未实际演练过。

    佟玲斜着头,两女虽然个头相差不多。可佟玲斜着头,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你能站在这里不代表你就可以,用这个口吻和我说话。”

    姜海湳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近在咫尺的佟玲将右手对着姜海湳一挥,一股白色烟雾顺势冲向姜海湳。白烟不多之时薄薄一片……

    白烟腾起之际,姜海湳顿时感觉眼前一片空白。也许是自然反应,姜海湳双脚用力往后一蹬。尽然挑出数步距离,就连姜海湳自己也不相信自己尽然有如此本事。佟玲一见未曾得手。穷最猛打起来,顿时踏出几步。双手不停挥舞着白色烟雾。姜海湳一如既往的向后退数步。

    佟玲见这招不管用,内心里嘀咕起来。此女尽然对自己的‘白铜粉’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个‘白铜粉’一般人一碰轻者脸色溃烂,重者当场毙命。佟玲回头看方才的地方,早已经躺在几个士兵脸上和手上都已经溃烂。看来这女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姜海湳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个士兵,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个妖女究竟使用的什么妖术,为何非要咄咄逼人?”

    “哼……”佟玲不作回答,双手摆出类似渔网的手决。口中轻声念道:“拜请阴山老祖,赐我阴山法网。地坤戌戊未,乾冈震离兌。急急如律令,赦”伴随手中几个不同的手决。突然姜海湳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敢。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多出四个柱子,刻满了不少奇怪的文字。姜海湳一眼辨认出那就是八多思蒙字和之前的金刚菩提印是一模一样。姜海湳再次想要后跃,可刚跳起似乎停在空中一般。背后被一股无形的东西黏住似得,丝毫动弹不得。

    “呵呵,小姑娘你确实不错能躲过我的‘白铜粉’可你不可能躲过这阴山法网。你现在是不是不能动弹了。”佟玲换脸欢喜的说道

    姜海湳如今就像被一个无形的东西粘住一般,无论姜海湳如何摆动依旧像漂浮在离地两尺的距离。

    “妖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姜海湳现在也不在乎什么淑女形象了。

    “口不择言”佟玲一阵烟雾后出现在姜海湳面前,一个耳光扇了下去。“这个是教训你这小丫头口不遮拦的。”

    姜海湳头随着这耳光方向扭头,此刻姜海湳心中处理愤怒恐怕已经找不到任何词语去形容了。姜海湳的性格虽然文弱可毕竟和姜海清不一样,心细如尘的她此刻知道。如今自己是鱼在砧板任人窄割,于是双眼一闭。静下心来,双眉微皱。

    佟玲见眼前着女人安静下来,喜形于色。“哼,快说那个男的在哪里?”

    姜海湳一听顿时恍然大悟,心中知道他们找的是哥哥姜海清。姜海湳再一细想心中答案似乎豁然开朗起来。嘴角泛起丝丝微笑。佟玲再次一个耳光对着姜海湳扇了过去。

    “说还有个人去哪里了?”佟玲看见这女子如今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还能如此淡定而且还敢笑心中顿时火冒三丈。

    姜海湳心中十分清楚,这个女人是打不死自己的。毕竟自己是有那木之珠,那可是千年梧桐树的精元所在。姜海湳早已是死人,要不是那青色的木之珠……回想起之前那朱雀的热焰,那随之而来的雨水。心中顿时有了底气,心里不停的回想刚才一个后蹬,竟然有数步之远。

    姜海湳慢慢平复着双眉,看似睡着一般的漂浮在空中。佟玲见此女如此淡定有种牙痒痒的感觉。

    佟玲拿出一根一尺长的针满脸似笑非笑的说道:“小姑娘你有点本事,不过也如此。我看你今天说还是不说。”说罢将这根一尺长的针刺进‘气海穴’又名丹田乃是人体下腹部,前正中线上,当脐中下一寸有余。

    “如今我封住了你的丹田,我看你如何运气”佟玲得意的说道

    姜海湳面无表情的依旧像睡着了一般,似乎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佟玲见状将手放于脖子上,想试试是否还有脉搏。

    谁知道佟玲搭上脖子后,双眼竟然惊恐无比。立刻缩手退回数步,暗想本只是想玩玩而已,可没想到眼前着女人竟然没有了脉搏。

    就在这刻姜海湳睁开双眼,怒目圆瞪的看着佟玲。佟玲一阵冷汗,姜海湳突然消失在佟玲眼前。

    “不可能,没有人可以从我这个阴山法网里逃脱。你究竟是什么人?”佟玲惊讶之下完全没有方才的优雅与自信。

    而姜海湳用木遁术躲在支撑阴山法网的其中一柱子里面。姜海湳拔出那一尺长的针,心里暗想道。这女人好狠毒,竟然用这些方法。还好我并非血肉之躯不然肯定要被着女人活活折腾死。姜海湳躲在柱子里,看着外面气的暴躁的佟玲。

    “看来你不是人,既然你要和我玩。那本姑娘就陪你玩。”佟玲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金休辰酉,火安寅午,水淹戊亥,土陷子卯,木生丑未。阴阳成巳申,五行皆律令,拜请阴山令。奎吾真君请上行,急急如律令。”

    佟玲在念完口诀后,突然身边升起五中不同颜色的圆体,发出白、红、黑、绿、黄五种颜色,以顺时针方向围绕在佟玲身旁,前后左右不停闪烁着紫色闪电周围也是狂风乱作,周围树叶如同被龙卷风席卷似得一圈圈的又下至上。

    姜海湳躲在柱子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心里知道只要躲在神木杖阴差都找不到,躲在这个柱子里想必你也找不到。

    “小七你在干嘛?”三师兄大神呼叫道。

    佟玲没有回头,就连理都难得搭理。

    “三师兄何以如此紧张?”徐静问道。

    “佟玲你快住手……”三师兄没有回答徐进问题只是快步流星的站在,佟玲所布置的阴山法网外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