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七十一章 根源所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孔雀王点了点头,转而消失了身影。

    孔雀王的延期在他意料之中,度化需要改变一个人的心性甚至是天性,这不是朝夕之功,当日他之所以要定下七日之期,乃是为了在遇到事先不曾想到的困难时,有一个与孔雀王交换的牙筹。

    虽然可以使用武力,莫问却并沒有立刻前去惩治慕容振雄,动手是下策,会引起慕容振雄的厌恶和抗拒,若是慕容振雄气怒发狂,他只能严惩,不能真的取其性命,倘若慕容振雄察觉到这一点就会有恃无恐,更加不会知错改过。

    沉吟良久,莫问决定继续劝说,暂不动手。

    慕容振雄午后便去了城外,亲自执刀砍杀囚犯,本该秋后问斩的罪犯在这几日之中被其斩杀了大半。

    莫问现身于城东法场,此时十几位囚犯尽数毙命,尸身不全,暴尸野外。

    慕容振雄见莫问來到,大为紧张,抬手命令下属先行回返,独自一人向莫问所在的岸边走來。

    法场通常设在河岸,这是因为河水和沙子能够消减死者戾气,慕容振雄到得莫问身前先行拱手,“真人。”

    莫问闻言挑眉看了慕容振雄一眼,慕容振雄虽然年纪较莫问要长,在莫问面前却如同胆怯孩童,见莫问眉宇之间透着不满,懦懦低头,这几日他差人打听过莫问的情况,知道莫问已经得道成仙,面对仙人,他不敢发狠放肆。

    莫问见慕容振雄低头,便沒有出言训斥,而是坐到了岸边的山丘上,慕容振雄见他坐了下來,知道他不会动手,心中大轻,拱手说道,“真人,这些人都是死囚。”

    “我此番前來并不为惩戒于你,你坦言相告,为何心中杀念难平?”莫问问道。

    慕容振雄闻言微微皱眉,并不答话。

    莫问看的真切,慕容振雄皱眉并不是抗拒和厌恶,而是心存疑惑,表明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残暴。

    “你自何时开始喜欢杀生害命?”莫问问道,慕容振雄的表情表明此人并非沒有悔过之心,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杀念。

    慕容振雄若有所思,并未答话。

    莫问亦未催促,耐心等待,仙人与道人不同,道人在凡人眼中还是人,但仙人在凡人眼中已经不是人了,是一种强大的可以改变一切的神圣存在,面对着仙人,凡人都会产生敬畏之心。

    慕容振雄沉吟良久,出言说道,“三十年前我便统军为帅了。”

    “战场杀敌不在此列,你喜食人肉自何时开始?”莫问问道。

    “九年之前。”慕容振雄说道。

    “因何而起?”莫问又问,慕容振雄驻守卧马郡已有八年,换言之他好杀和喜食人肉的恶习是在前來卧马郡一年前开始的,慕容振雄年近五十,前四十多年都沒有吃人,表明他并非天生如此,而是后天发生的什么事情导致了他心性的扭曲。

    慕容振雄摇了摇头。

    莫问沒有再追问,慕容振雄摇头时的神情显得很是茫然,这表明他并非刻意隐瞒,而是自己亦不知道因何而起。

    “九年之前你身在何处?”莫问问道。

    “龙城。”慕容振雄答道。

    “做过何事?”莫问问道,龙城是燕国的都城。

    “先皇驾崩,新皇即位,我等皇亲皆在忙碌丧葬事宜。”慕容振雄说道。

    “慕容红妆是你何人?”莫问再问,慕容红妆是燕国公主,也就是燕国已故皇帝的女儿。

    “堂妹。”慕容振雄答道。

    莫问闻言点了点头,慕容振雄的父亲是皇帝的兄弟,当今皇帝是他的堂兄弟。

    “皇帝驾崩是在几月?”莫问又问。

    “年初。”慕容振雄答道。

    “你首次吃人是在几月?”莫问又问,慕容振雄若是知道是何事促使他变得如此残暴早就说了,既然他自己不知道,那就只能详加询问。

    慕容振雄看了莫问一眼,沒有答话。

    莫问亦沒有催促,慕容振雄的神情表明他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吃人的日期,只是不愿说出來。

    又是良久的沉默,此番足足有一炷香的工夫,慕容振雄都沒有说话。

    莫问仍然沒有催促,慕容振雄知道他在等待答案,亦知道不说出答案他是不会罢休的。

    “先皇驾崩百日,我杀了传旨的阉人,烹而食之。”慕容振雄终于说出了首次吃人的日期。

    莫问闻言心中大亮,虽然尚不知道具体原因,却有了重要的线索,很多国家在皇帝驾崩之后都会有百日斋戒,为先皇积德并表达对先皇的祭奠,确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