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七十五章 白发少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何事如此急切,吃完酒再去。”张洞之起身相留。

    莫问不曾答话,出门之后瞬移离开,到得城外僻静之处唤出了黑白无常。

    “真人,何事相召。”黑无常冲莫问拱了拱手。

    莫问冲二人抬了抬手,算是见礼,转而出言说道,“烦劳二位与我看看贫道的徒儿寿数几何。”

    “贵徒无有……”

    “怎个沒有,查关无名。”黑无常打断了白无常的话头。

    黑无常说完转头看向莫问,见莫问神色如常方才放下心來,他之所以知道莫问的徒弟姓关,乃是当年自清净禅院听到了莫问与灭缘和尚的谈话。

    白无常闻言自怀中掏出生死簿,翻找过后停于其中一页,定睛看罢愕然抬头。

    见白无常此等神情,莫问心中暗道糟糕,探手自白无常手中拿过生死簿,一看之下骇然大惊,无名竟然只有阳寿三十二年,他此前曾经看过无名面相,如无横祸,无名应该有八十岁以上的寿数。

    黑白无常的生死簿上并沒有标注无名都做了些什么,但莫问心中很清楚,无名之所以如此短寿乃是因为作法过度,伤及本命元神所致。

    “他现在何处。”莫问将生死簿还与白无常。

    白无常闻言闭目感知,片刻过后睁眼开口,“正北千里之外的南郡钟楼。”

    “多谢二位,数次烦劳,贫道甚感不安。”莫问出言道谢。

    “真人,承您高抬,视我们二人友,这道谢的话就不必说了。”黑无常摆手说道。

    “正是,正是。”白无常出言附和。

    莫问闻言点了点头,又冲二人抬了抬手,算是道谢。

    “真人,可需要我们做些什么。”黑无常问道。

    “不能耽搁二位司职做事,待他日得闲再寻二位叙旧。”莫问摇了摇头。

    黑白无常乃识趣之人,听得莫问言语,拱手告辞,隐身而去。

    黑白无常走后,莫问默然站立,闭目思虑,他先前所猜不差,动手的果然是无名,无名此时就在南郡,他有心立刻前往问明缘由,但前番发生了清净禅院一事,虽然无名不曾埋怨过他,但过门不入已经说明无名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怨气,主动现身相见怕是不妥。

    思虑良久,莫问瞬移北上,他先前曾经多次路过南郡,凡事之前到过的地方都可以瞬移前往,他现身于南郡城外,看到了位于城东的偌大钟楼,转而再度瞬移,來到钟楼楼顶。

    时隔九年,莫问再度见到了无名,无名斜躺在钟楼之上,身旁放着七星剑,手中抓着一只酒坛,但他并沒有饮酒,而是仰望天空,若有所思。

    当年不辞而别之时无名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此时他已经长大成人,五官像极了他的父亲,虽然神态慵懒,眉宇之间却透着聪慧和锐气,身上穿着一席上清道袍,道袍和道靴并不非常整洁,多有污渍,这说明无名一直孤身一人,无人照顾他的衣食起居。

    见到无名的瞬间,莫问心中一阵悸痛,无名的头花已然花白,不过两纪的少年,眼角已经出现了些许皱纹,一直以來他都视无名为己出,见无名如此模样,他既心痛又自责,每个人都又做错事的时候,当年他不该收走灭缘和尚的魂魄,哪怕他不认无名,也不该收走他的魂魄,收走魂魄等同杀了他,这些年,无名一直承受着师父杀死父亲的纠结和痛苦。

    无名自然不知道莫问就在其对面,他一直在看着满是星辰的夜空,脸上无有任何表情,空洞而深邃。

    根据无名呼吸,莫问判断出无名此时已经渡过天劫晋身紫气,似无名这种年纪,能够晋身紫气的并不多,但无名亦只是处于淡紫灵气,若是无名一直留在他的身旁,此时至少是紫气巅峰,缺乏了他的教导和帮助,无名的修为提升的并不算快。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徒弟和子女是一样的,都是传承和延续,唯一不同的是前者是技艺的传承,后者是血脉的延续,见到无名因为作法过度导致阳寿骤减,莫问心中无比自责,多看无名一眼,他心中的自责就多上一分,子不教父之过,这些年他虽然一直挂念着无名,却并未过多出手干预,他认为过多的干预会导致无名缺乏自立,此时看來他做错了,无名离开他的时候太小了,他当年找到无名应该将无名带回道观才对。

    就在莫问默默打量无名之时,钟楼下方传來了几声犬吠。

    犬吠传來,无名陡然坐起,皱眉侧目,凝神倾听。

    见到无名此等神情,莫问内心巨震,无名的这一举动与他极为酷似,师父对徒弟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

    犬吠再度传來,这几声犬吠明显是吃痛之后发出的。

    无名听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